团队新闻
当前位置 >主页>团队新闻>

淘小铺VS芬香 淘宝、京东“试探”社交电商

点击次数:59  更新时间:2020-05-30 23:55 

来源:IT时报  

  IT时报见习记者 徐晓倩 李玉洋

  社交电商领域迎来新玩家:芬香和淘小铺。

  与此前已有的云集、达令家、花生日记等社交电商平台相比,两个新进入者“背景深厚”,前者官宣为京东战略合作伙伴,持股人中有刘强东和章泽天的身影,后者则直接内嵌在手淘App里,被称为“淘宝亲儿子”。

  但它们又没什么不同。入门商品、多层级计酬、满腹“鸡汤”的导师、充满正能量的分享以及最重要的赚钱方式——躺赚,这些多年前始于直销、壮大于微商、现转移至社交电商的话术和模式,多年来未能摆脱“传销”阴影。

  只是,下沉市场太香,即使是淘宝和京东,也未能免俗。聚划算、淘宝特价版、京喜、京东极速版……再便宜的价格,在面对拼多多强大的裂变效应时,也难言必胜。

  所以,不如“赌”一把。

  芬香:“硬核”裂变 但收益真不高

  “这个从头到尾都不花钱,我就是挣点零花钱,一个月少说能挣几百块吧。”芬香,是南京小伙余涛(化名)口中赚零花钱的利器,它是一款微信小程序,“没有入门会员费,没有押金,提现也没有手续费。”

  余涛是一家房产中介的店长,工作时间比较自由,去年下半年朋友把他拉入芬香大军,自此他的朋友圈里塞满了京东内部优惠券。根据芬香的介绍,作为唯一京东系资本投资的社交电商平台,芬香基于京东海量商品池,以社群分享为核心手段,为广大消费者提供京东特惠商品。

  通过余涛,记者成为导师“雪儿”的第三代下线。2019年10月注册芬香的她,自称是芬香合伙人,“在全国,芬香有600多个合伙人。”

  合伙人、导师、超级会员、注册会员,从上到下粗看芬香只有四级,但实际上,成为超级会员以后,便可以从下线的推广收益中再行获利,如果进阶为导师后,理论上可以一直从他的N多代下线的购买行为中获得收益,也即所谓“躺赚”。

  于是,被导师直接攫升为超级会员的《IT时报》记者,开始了“躺赚”生涯。在办公室里,一名同事成了记者的下线,随后另一名同事成为他的下线,在他俩购买了2斤装甜瓜和10包樟脑丸两个商品后,记者分别赚取了0.7元和0.6元。

  但这还不够多。“要么不做,要做就一定要上导师,这是及格线。”雪儿导师多次提醒记者,上了导师,不仅不用再辛苦卖货,抽佣比例更比超级会员高80%,此外还能拿到下线推广收益的抽佣,即平台奖励或者管道收益,这才是实现“躺赚”的奥义。她发给记者的截图显示,4月15日到27日,每天预估收益都达到1300元以上。

  然而,上导师并不容易。

  根据规则,超级会员的月活跃值至少要达到3500分,才能晋身导师级。通常情况下,1分活跃值对应1元收益,那么3500分意味着平均每天要赚100多元收益。

  如果按照记者向同事推荐每单所获得的返利计算,意味着每天至少要卖掉14笔2斤装的甜瓜或者16笔10包樟脑丸。

  高佣的商品也有,但大多数为不知名品牌,且与其他返利网站相比,并无优势。记者看到一款价格为1500多元的意大利进口红酒,芬香推广佣金为40.95元,好省佣金却为55.17元。

  “躺赚”并不如想象中那样简单。余涛最近已放弃发圈带货,他把精力重新投入到房市里。

  淘小铺:神秘的“高佣版”

  今年1月起,一群人前赴后继在淘小铺上当起了掌柜。

  官方资料显示,淘小铺是阿里巴巴集团旗下品牌,是一款号称能轻松创业赚钱的应用,分享给朋友完成购买还能获得相应比例的收益,不用承担发货和售后,“一键开店创业”。

  但官方资料没显示的是,新手加盟淘小铺有两种方式,一种是直接下载注册淘小铺App,免费开通,成为单打独斗的体验掌柜;另一种则是从老掌柜或者导师处购买价值425元的礼包,成为推广团队的一员,也即所谓高佣开通。

  丽莎(化名)是一名新晋宝妈,最近她加入了淘小铺,“我一般是自购或者分享给亲戚,但转化率非常低,真正愿意买的人很少。”两个月,丽莎总共赚了100元左右的佣金返现。

  抽高佣的入门商品

  在淘小铺交流群内,高佣开通的方式被强烈推荐给新手,其收入构成分为三个部分,一是推荐一个掌柜,直接赚取100~150元佣金;二是团队津贴管理,团队规模达到3人以上就可以解锁该收益;第三才是普通商品销售收益,所在团队成员自购或是分享商品链接收益所产生的5%~19%。

  以一款400ml的兰蔻粉水为例,4月28日,淘小铺系统显示,售价288元的这款商品,返佣57.02元,也就是说,推广者可以获得57.02元的收益。如果推广者是通过购买入门商品成为的掌柜,他的上线则根据级别不同,可获得2.85-10.8元。

  但如果是售价9.9元的抽纸,则推广者只能赚0.53元,上线收益几乎可忽略不计。

  因此,高佣掌柜升级的重要KPI是推荐更多人购买425元入门商品成为新掌柜,根据级别不同,会有100-150元的收益。

  这是个并不新鲜的玩法。云集、达令家、贝店等第一批社交电商网站,都曾采用过这种方式。“扩大团队规模以及团队管理津贴是掌柜收入的重要构成部分,间接推荐也会有对应比例的收益。”淘小铺团队导师吉桑(化名)透露。

  吉桑多次试图说服记者成为他团队中的一员,对他来说,单纯推荐淘小铺中的热门商品是次要的,最要紧的是拉人购买425元的掌柜大礼包。“导师级别要做好排兵布阵的打算,越早进来给你安排的就越多,直接能送你一个团队。”吉桑表示。

  之所以被青睐,自然是其背后巨大的利润空间。根据淘小铺的收益模式,记者算了一笔账,一个有15个下线的掌柜,如果有一个下线推荐了一名新人,购买了礼包,那么,这位下线能获得100元,掌柜能获得40元,掌柜的导师最少能获得20元,最高能获得50元。也就是说,一个425元的大礼包,至少要留出160-190元的利润空间,利润率高达44.7%。

  什么样的商品如此好赚?

  导师发给记者的一份表格中显示,入门商品包括韩束高端玻尿酸多肽精华、一叶子紧致细致护肤悦享八件套、冰希黎鎏金沙香水套装等商品,这些品牌早些年都曾与微商有千丝万缕关系。

  找不到的供应商

  更吊诡的是,淘小铺里销售的所有商品,都没有淘宝店铺,只有从App进入才可见链接,点击购买后,页面显示,由某个供应商直接发货。而且这些商品,在淘宝主站里,记者都没有搜索到。

  记者随机选择了一家主营化妆品的供应链公司——上海示隆贸易有限公司进行了实地探访。企查查信息显示,这家贸易有限公司位于闵行区某个地址的二楼,但当5月6日记者来到这里却发现,该地址整个楼层都处于空置状态,三楼的某物流公司员工告诉记者,“两年前,我们搬来这里上班,从来没见过二楼有公司,也从来没有接过示隆贸易的运单。”

  淘小铺负责人讯飞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,与淘宝、天猫的商家相比,淘小铺采用S2B2C的模式,供应商不需要太精细的运营技巧,只要产品好、做好货品;而吉桑也表示:“从事淘小铺之后,有新的订单直接从第三方发货。”

  但为何淘小铺里的商品和供应商都如此神秘?

  企查查信息显示,上海示隆贸易有限公司的成立时间是2018年12月4日,公司从业人数没有公示,社保信息显示结果为“无”。

  淘宝公关人士对此回应,淘小铺现在是精选供应链,首先会经过商家资质审核,符合资质的才能入驻淘小铺,接下来会接受商品审核,还需要经过商品审核才能首页推荐,主要是淘宝的商品团队进行审核,会审核价格、品质、性价比等。

  老电商在新战场的烦恼

  2019年5月,芬香正式上线,12月,淘小铺内测,2020年1月,正式上线。到下沉市场收割新流量,是近年来互联网圈儿的共识。面对越来越贵的拉新和越来越难的促活,阿里京东等电商巨头在思考缓解流量焦虑的办法。“五环外”的拼多多,通过社交裂变的方式迅速崛起,让巨头们了解到原来这份焦虑可以被社群所治愈,2018年第二季度,京东用户数量首次被拼多多超越。

  但在社交电商这条赛道上,他们入场晚了点。

  前有云集, 财报显示,2019年云集全年GMV达到352亿元,同比增长55.1%,后有达令家、好省等奋起直追,加上各种社团营销,公域流量的天花板日益见顶,私域流量在不断被“截杀”。

  从淘小铺和芬香的操作手法上,可以看得出,两大电商平台在新战场的焦虑和纠结。

  逃不开的“传销”阴影

  从云集、贝店开始,社交电商是否涉嫌传销便有诸多争议。

  一年前,花生日记因涉嫌传销(直销)违法行为,被相关部门依法处罚,累计罚没7456万元。判决书曝光后,有疑似内部人士在朋友圈进行了回应:花生日记因在2018年1月之前有收取会员99元会费,违反了我国相关法规因此被罚。

  2017年5月,云集曾涉嫌“入门费”“拉人头”“团队计酬”等经营行为,被杭州市高新区市场监督管理局立案侦查,合计罚款957万元。

  根据《禁止传销条例》第七条第二款,“拉人头”“团队计酬”和“收取入门费”是传销的三个行为特征。

  尽管芬香、淘小铺都把抽佣体系控制在两级(前者分为超级会员和导师,后者分为掌柜和导师),但这没有改变两者多级分销的性质,从两者会员等级的直属团队和非直属团队的抽佣规则来看,佣金已然突破三级。

  更激进的淘小铺

  相较而言,淘小铺似乎更为激进。毕竟,与芬香相比,它晚了半年。

  在社交电商的玩法里,这是个不短的时间,“认知的红利期”往往已过,但背靠京东和微信体系,不收入门费,没有精选商品的芬香,依然可以继续玩裂变游戏。

  但进不了微信体系的淘小铺,只能另辟蹊径。

  淘小铺的推广运营,在2019年10月交给了一家名为“三帅六将”公司执行。据了解,阿里负责淘小铺商城和商品管理,三帅六将为前者提供包括模式咨询、品牌合作、渠道招商、社群运营等服务。

  “三帅六将是淘小铺的独家运营机构,所有导师孵化团队都是在三帅六将牵头下搭建的。”三帅六将导师李先生表示,凡是购买425元大礼包的掌柜都会标注三帅六将的图标。

  追溯三帅六将的前世今生,不难发现这是一家和“微商”颇有渊源的机构。李伟彬,是三帅六将的灵魂人物,业内人称“阿彬老师”,“北京大学微商总裁班”导师以及一连串微商服务品牌构成了阿彬老师职业生涯的辉煌履历。无论是营销课堂还是新零售思想,三帅六将都始终绕不开“微商”的印记。

  不过,面对来势汹汹的对手,芬香也没有放弃传统微商打法。找“操盘手”用最短时间裂变用户,只是与三帅六将相比,少了入门商品。签约芬香授权运营中心的云南练就网络科技有限公司CEO王济帆同样也是一位传奇人物,江湖传言他只用了一部手机、一个微信号,一分钱没有投资就轻松做到日薪过万、月薪30万。

  该公司监事张揖告诉记者:“他们(芬香)公司内部只负责运营、平台搭建以及选品等一系列准备工作,市场都是交给外部团队来做。”具体而言,该公司主要为芬香做团队运营和市场推广,“与其他团队本质上没有太大区别,但在功能上有差异,我们是以公司化在运作,会有一些运营中心的扶持政策,比如分红、系统性培训、素材产出等。”

  张揖补充说,他们公司在社交电商赛道涉足已久,拥有一套成熟的培训、运营体系,还曾是小米有品有鱼的第一批顾问。不过,小米有品有鱼因收取396元开通会员费、存在层级性和记酬返利,去年就被报道存在涉嫌变相传销的问题。

  若即若离的关系

  不过,或许也是基于对上述问题的担忧,对于这场试水,淘宝和京东都表现出一种若即若离。

  对外推广时,芬香丝毫不掩饰自己和京东的密切关系,官宣是京东战略合作伙伴。但从股权看,京东与芬香之间有一层微妙的隔离,京东并没有出现在股东名单中,只是持股芬香8.7%股权的江苏赛夫绿色食品发展有限公司,其股东名册中有刘强东和章泽天,两人分别持股7.23%和1.81%。对此,《IT时报》记者分别向京东和芬香进一步求证两者之间的关系,但发稿前未获得答复。

  在企查查里,淘小铺直接被显示在淘宝(中国)软件有限公司下面,其官方网站难觅高佣模式的行踪。淘宝公关对此回应,淘小铺官方版都是免费的,分享成交5单即可开通,高佣版是合作机构自己搞的。她同时表示,收入构成上都是通过卖货赚取商品佣金,只是团队的人会经常有培训,卖起货来更厉害。

  但记者实际调查发现,购买高佣精选商品后,掌柜的淘小铺账号旁秒速便出现了“三帅六将”Logo,导师说,这是团队成员身份的标识。

  淘小铺App通过什么来辨识这个购买过程?淘宝知道这个入门门槛吗?淘宝方对此没有回复。

  加入团队的淘小铺掌柜收入也分两个账户。“分享商品赚的钱来自商家,直接返到淘小铺账户上,每月20日-25日可以用支付宝提现,团队级别佣金需要在‘小铺学堂’公众号绑定银行卡才能获得。”吉桑告诉记者,凡是涉及到多级分销的佣金都不在淘小铺的官方App账户上。

友情链接:
Copyright 2008 阿尔山教育局版权所有 蒙ICP备09002033号